婚姻家庭 婚姻家庭法扶專線:0800-223-777
婚約是男女雙方當事人簽訂以將來結婚為目的的契約,訂立婚約的行為,俗稱為定婚。婚約成立後,男女雙方在習俗上雖產生未婚夫妻的身分。傳統禮法,以定婚為結婚的必經程序,須有媒人,受聘禮訂立婚書,原則上由主婚人為之,男女「私訂終身」是不合禮法的。惟依現制,是否立婚書,屬任意規定,亦即不須要一定的方式,諸如書面等,僅須男女雙方同意即可,也非必然應交換項鍊、戒指等禮物,更不必一定要有媒人在場。

民法有關結婚生效要件從儀式婚改採登記婚。結婚不再採取以公開儀式為認定,而是必須要向戶政機關登記,婚姻才算正式生效,也就是說未來不一定要舉行公開儀式,小倆口只要到戶政機關登記,婚姻就有法律效力了。以往結婚採「儀式婚」,只要有公開儀式及2人以上證人就算有效,但實務上易產生騙婚或重婚情事。因此,民法第九百八十二條修正後採「登記主義」,並以書面為之,有2位以上證人簽名,並向戶政機關登記後,才算有效婚姻。新修正登記婚制度於97年05月24日生效。

夫妻也要明算帳

所謂夫妻財產制,係指夫妻結婚後,彼此財產所應適用之財產制度。依民法第一千零四條規定:「夫妻得於結婚前或結婚後,以契約就本法所定之約定財產中,選擇其一,為其夫妻財產制。」同法第一千零五條規定:「夫妻未以契約訂立夫妻財產制者,除本法另有規定外,以法定財產制為其夫妻財產制。」因此,夫妻可以於結婚前來未雨綢繆地先行約定採用何種夫妻財產制,也可以於結婚過後有需要時,才選擇適當之夫妻財產制。不過夫妻欲採用約定財產制時,則只能從共同財產制(民法第一千零三十一條以下)及分別財產制(民法第一千零四十四條以下)選擇其一。惟若夫妻就財產未表示任何意見,則以法定財產制(民法第一千零十七條以下)為其夫妻財產制。

親子關係認定

法律認定之親子關係發生有四種原因:
  • 婚生:
    嬰兒一出生,即與其母發生親子關係,而嬰兒於受孕時其父母具有婚姻關係者,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一條規定:「稱婚生子女者,謂由婚姻關係受胎而生之子女。」當然也與其父發生親子關係,如母親受孕時與父親無婚姻關係,則需生父以認領或撫育方式認領該名子女(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五條),或生父與生母結婚(民法第一千零六十四條),方能發生親子關係。
  • 準正:
    母親受孕時與父親無婚姻關係,則生父與該子女不具法律上之親子關係,惟生父嗣後與生母結婚,則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四條規定:「非婚生子女,其生父與生母結婚者,視為婚生子女。」,該子女與生父即發生法律上之親子關係。此即日常生活中所稱之「先上車後補票」。
  • 認領:
    非婚生子女出生後,如經生父扶養,或經生父意思表示認領後,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五條第一項規定:「非婚生子女經生父認領者,視為婚生子女。其經生父撫育者,視為認領。」該子女與生父即發生法律上之親子關係。惟此係就子女與生父之關係而言,另依民法第一千零六十五條第二項規定:「非婚生子女與其生母之關係視為婚生子女,無須認領。」亦即子女與其生母當然具有法律上之親子關係,沒有必要經過認領之手續。
  • 收養:
    子女如非親生,則透過收養程序,亦可發生法律上之親子關係,收養者為養父母,被收養者為養子女。(民法第一千零七十二條)的。

法律服務

家暴事件法律協助

家庭暴力防治法將家庭暴力行為明確定義為「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行為」,故除通常常見之傷害行為外,亦擴及精神上之虐待情事,在適用上已經納入社會慣稱之婚姻暴力、親屬間性侵害等範圍。家暴法並進一步將家庭成員間故意實施家庭暴力行為而成立其他法律所規定之犯罪,加以成罪化,稱之為「家庭暴力罪」,但不另設刑責或強制加重處罰之規定,被告仍依原觸犯法律規定處斷。其目的除使社會剴切體認家庭暴力行為之犯罪本質外,為有效防止因進入繁複耗時之法律程序而造成法律保護空窗期之弊病,藉由命加害人於刑事追訴過程、緩刑及假釋期間接受法院所發之各種命令約束,以避免家庭暴力加害人雖受司法追訴但因多屬輕罪而未遭羈押,或因處以緩刑、假釋得以重返社會後,依然繼續危害或威脅受害人之情事發生,妥善保護家庭暴力之受害人。

婚前協議書

婚前協議書又稱婚前契約,是結婚之雙方於婚前或婚後,為了保障夫妻雙方婚後權益所訂定之契約,約內容通常針對婚後生活及離婚時財產分配與孩子親權等處置。

台灣地區,協議書之內容若有違反善良風俗,或與其他法律有所牴觸,便不具有法律效用。因為結婚被視為永續經營之關係,若其內容涉及「有什麼行為則可申請離婚」或「性約束」來作協議內容,則可能無效。契約中除既有的規定事項外,雙方也可以增減其條文內容,可以從這份婚姻契約範本中挑選雙方皆同意的條款簽訂,但是另行增加條款的內容就不一定有法律效力。

台灣在婚前協議書上的規定與生效與否,較具複雜且受限東方人對於婚姻純潔本質的道德觀念,協議書的法律效力須有書面以便日後作為證據,協議之雙方完全知曉彼此財務狀況,協議之內容須雙方暸解責任權利並且自願簽字,若有律師陪同見證更具公信力。經過律師慎重審讀雙方協議書之內容,確定無任何不公平條款或牴觸法條之項目後,可避免將來於法院裁定不公失其效力。

協議離婚契約

按夫妻結婚同組家庭,共營同居生活,理應互敬互諒,互相扶持,以維持婚姻生活之永續發展,惟一旦感情生變,破鏡難圓,雙方無願維持夫妻關係,應准許夫妻雙方得自行協議解消婚姻關係,以維雙方權益。民法第一千零四十九條規定:「夫妻兩願離婚者,得自行離婚。」故夫妻雙方得自行協議完成法定離婚程序後,雙方夫妻關係向後解消之,恢復單身狀態。

協議離婚亦為契約之一種〈最高法院五十八年度台上字第二六二六號判決參照〉,乃依照夫妻雙方之合意而消滅婚姻關係,民法並未限定必須具備何種原因始可辦理。只要雙方能夠形成共識,好聚好散即可,惟若有一方不願協議或協議不成,即無法循此方式離婚,而只能對簿公堂,請求法院判決離婚。

新聞案例

『 20年婚姻散了?! 高金離婚成定局 』
青蛙王子高凌風和老婆金友莊的婚變,可能要畫下句點了,金友莊被徵信社拍到,情人節和眼鏡男張志堅在車上激吻後,就一直傳出婚姻破裂,甚至高凌風還想整形救婚姻,但最新消息是,傳出兩人已經協議離婚,高凌風除了贍養費外,每個月還要付10萬元的子女教育金。

高凌風九月底在回應老婆兩度被拍到跟男人在一起時,用一首夢醒時分抒發心情,但現在不知道是高凌風是不是等不下去了,外傳兩人現在已經協議離婚,條件就是高凌風得付贍養費200萬,還有每月十萬元的子女教育金連付兩年。

記者也試圖向金友莊本人求證協議離婚是不是真的,但只收到一封手機沒電的簡訊回覆,之前為了挽救婚姻,高凌風又是帶著妻小大包小包拖著行李箱,手牽手說要出國挽回破碎感情,又是向媒體放話要整形回春,接著和金友莊神秘約會的眼鏡男,因被指控涉嫌製毒,讓高凌風心情大好,但沒想到經過一番努力,高金兩人20年的婚姻還是無法圓滿。

華視 – 2011年10月12日 上午6:00
『 瞞父結婚冒簽名 與妻鬧翻吃官司 』
新北市一名許姓男子瞞著父親和女友結婚,甚至偽造了父親的簽名辦理結婚登記,不過,這段婚姻不到半年就變了調,他的妻子就以簽名造假分別向地檢署和法官提告,結果這段婚姻不僅被判決無效,許姓男子也因為涉及刑事的偽造文書罪名,獲判兩個月刑期。

這名三十歲的許姓男子是在前年十二月背著父親和大自己四歲的女友結婚,不過,由於民法結婚改採登記制度,男子異想天開,戶政事務所辦理登記時,偽造了父親的簽名,事後才分別向妻子和父親告知實情,不過,這段婚姻只維持了半年,許姓男子和妻子出現裂痕,男方吵著要離婚,妻子因而告發自己的丈夫偽造文書,也提出婚姻無效之訴。

有關婚姻無效之訴的部分,法官傳喚被告的父親,確認並非簽名者,因此,認定結婚時沒有證人見證簽名,判決婚姻無效,至於刑事偽造文書的部份,由於男子當庭自白犯罪,法官審酌男子沒有前科,又是為了結婚而做,因此,只判決男子有期徒刑兩個月,同時宣告緩刑二年。

中廣 杜大澂報導 – 2011年10月16日 上午11:45
『 協議假離婚 夫妻遭訴偽造文書 』
北巿一名張姓軍官以升遷為由,與元配協議假離婚,元配後來發現丈夫娶小三並生女;法官日前判決第一段婚姻關係存在,但也告發涉嫌偽造文書,北檢今天偵結,將張男及元配起訴。

起訴書指出,張男於民國98年7月間,以方便職務升遷調動為由,要求范姓元配辦理假離婚,並向台北巿松山區戶政事務所辦理離婚;雙方私下製作離婚協議書,內容記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元配同意辦理假離婚登記,待張男升遷後即刻恢復辦理結婚登記。

檢方指出,同年10月,元配調閱戶籍資料發現,丈夫竟娶謝姓女子為妻;張男為騙元配,辯稱遭人蛇集團利用而刊登「警告逃妻」廣告,藉此塗銷結婚登記;元配信以為真。

檢方表示,張男於去年10月1日退伍後未返家,元配向警方報案並申領戶籍資料發現,丈夫與謝女竟然已生下一女,始知被騙,向台北地院請求確認婚姻成立;法官日前判決元配與張男婚姻關係存在,第二段婚姻關係無效,張男應給付元配新台幣40萬元;北院向台北地檢署告發全案涉犯偽造文書罪嫌。

北檢今天偵結,調閱離婚登記申請書及離婚協議書等資料,認定2人犯案明確,依偽造文書罪嫌,將張男及元配提起公訴。

中央社 記者劉世怡報導 – 2011年10月18日 下午2:44
各區24H專線
法律資料查詢
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 全國法規資料庫
訴狀契約範例
司法院-書狀參考範例 內政部-不動產契約範本